咨詢熱線 400-007-7967

微信掃碼支付專利侵權案一審告終,微信不侵權

20191230日,北京知識産權法院一審公開宣判了涉及微信掃碼支付被訴發明專利侵權糾紛一案。北京知識産權法院認定微信掃碼支付服務未落入原告北京微卡時代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卓望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主張的專利權保護範圍,沒有侵犯名稱為“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維碼的系統和方法”的發明專利權,判決駁回兩原告的訴訟請求。

 

兩原告是名稱為“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維碼的系統和方法”的發明專利專利權人。該專利既要求保護一種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維碼的系統,也涉及如何實現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維碼的方法。

 

在該案中,兩原告僅主張其中的方法權利要求,也即權利要求14,認為微信掃碼支付服務采用了與涉案專利相同的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維碼的方法。權利要求14系一種采集和分析多字段二維碼的方法,可以分為“采集—解碼—辨識—是否匹配—是否采集—給出相應結果”這六個步驟:1. 采集多字段二維碼;2. 解碼多字段二維碼;3. 辨識出第一字段和第二字段;4. 分析是否匹配;5. 第二字段是否曾被采集;6. 根據是否被采集、儲存過,分别給出第一結果和第二結果。

 

兩原告主張:該字符串就是涉案專利中的“多字段二維碼”,問号之前的部分為“第一字段”,問号之後的為“第二字段”,認為被告騰訊公司、财付通公司開發的微信掃碼支付服務實施了上述六個步驟,故訴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權,并索賠100萬元。

 

被告騰訊公司、财付通公司則主張不侵權抗辯,認為微信掃碼支付服務沒有采用步驟一、三、四、五、六,不落入涉案專利保護範圍。凡客公司還主張其與财付通公司簽訂了支付協議,隻是購買使用了微信掃碼支付服務,屬于善意使用者。

 

微信掃碼支付不具有與步驟六中“儲存”相等同的技術特征:禁止反悔原則是對等同侵權适用的一種限制,目的在于禁止專利權人 “兩頭得利”損害公衆利益。涉案專利權人在無效案件口頭審理中已經明确指出改變狀态的技術方案并不屬于涉案專利“儲存第二字段”的内容。因此,兩原告在侵權訴訟中将“儲存第二字段”和“修改預支付交易單的支付狀态”做等同解釋不能得到支持。

 

北京知識産權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微信掃碼支付實施了權利要求14步驟一、二、三的技術方案,但不具有步驟四、五、六的技術特征,未包含權利要求14的全部技術特征。因此,微信掃碼支付未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範圍。微卡公司、卓望公司關于微信掃碼支付侵犯了涉案專利權的主張不成立,判決駁回兩原告的訴訟請求。

最後修改于 2020年1月02日
新媒體發布

成立于2008年,由具有多年知識産權代理經驗和企業法律顧問工作經曆的商标代理人、律師組成的知識産權法律服務機構。


最新項目

相關項目